返回顶部
坑边资讯
新闻搜索按钮
新闻搜索按钮
您当前的位置是:坑边资讯 > 时事 > 彭永臻院士:把国家重大需求放在科研首位

彭永臻院士:把国家重大需求放在科研首位

来源坑边资讯  发布日期:2019-11-23 14:59:14 浏览次数:598
  • 【 字体:

[光明访著名院士,走近院士共和同行]

人物传记

彭永臻1949年2月出生于黑龙江哈尔滨。1968年至1973年,他是原黑龙江生产建设兵团的知青。他于1973年进入哈尔滨建筑工程学院学习。1981年,他作为中国第一批硕士研究生毕业于哈尔滨建筑工程学院。他于1985年获得了环境工程博士学位。

2015年,当选为中国工程院土木水利建筑工程系院士。

目前,他是北京理工大学环境科学与工程的首席教授和城市污水深度处理与资源化国家工程实验室主任。主要研究方向是污水生物处理的理论和应用、污水处理系统的自动控制和智能控制、污水脱氮除磷新工艺和新技术。

彭永臻的近期照片

光明日报记者李远

秋天,北京有高高的天空和广阔的云层,这是一年中难得的好时光。对彭永臻来说,这也是一个繁忙的季节。

不到早上9点,脚步声很快,彭永臻纤细的身影出现在北京理工大学“城市污水深度处理与资源化国家工程实验室”门口。

他走得很快,停了又停,他的声音清晰而准确,就像给不同实验室发邮件一样:"方庄污水处理厂的实验怎么样?""去济南的时间确定了吗?"“我读过你的论文”……那时,所有的实验室都搬走了。

目前,世界上99%以上的城市污水处理厂都是用微生物处理的。彭永臻科学研究的主要方向是“排污”,解决污水脱氮除磷问题,开发新技术,努力推广应用研究成果。

北京、海口、赤峰、珠海污水处理厂...全国各地都可以看到彭永臻带着学生去调查和取样。"当我进行学术交流时,我总是谈论特定的技术、特定的技术和特定的创新."彭永臻一直站在科技研发的前沿,为解决实际问题做出了巨大努力。

近年来,彭永臻带领团队协助和配合北京市排水集团将污水脱氮除磷技术应用于北京市10多家污水处理厂,率先突破厌氧氨氧化菌产业化和大规模应用的难题,建立了中国第一个自主知识产权技术体系,即厌氧氨氧化项目的建设,解决了北京污泥消化溶液处理的难题。

彭永臻院士几十年来很少扎根于特定的研究方向并解决国家的主要需求。一些企业曾要求他用高科研经费改变方向,但他拒绝了。一些容易产生论文的新方向已经动摇了学生的思想。以专业的眼光,他肯定地说:“再过50年,污水脱氮除磷仍有新的需求,需要不断创新。你必须有信心。”

有人问彭永臻,为什么它这么“轴心”?“科学研究必须把国家的主要需求放在首位,解决国家的紧迫问题。只有通过科学研究的不断创新,国家才能发展。”彭永臻对科学家的精神有深刻的理解。

自2011年以来,经过多年攻关,彭永臻带领团队在世界上首次提出了“短程反硝化耦合厌氧氨氧化”的相关研究成果,并在国内外发表了该领域的前十篇论文,并在工程上得到验证。只有在他们之后,国外研究机构才跟进相关研究。自2009年以来,彭永臻及其学生在更广泛的污水脱氮除磷领域发表的论文一直名列世界第一。

在彭永臻的高标准和严格要求下,北京理工大学于2016年依托北京市高校建立了首个国家科研平台——城市污水深度处理与资源化技术国家工程实验室。同年,彭永臻带领申报的“京津冀区域环境污染治理创新智慧引进基地”成为第一批依托北京市属高校的创新智慧引进基地。

除了繁重的科研工作外,彭永臻的教学热情依然饱满。这学期,他仍然为本科生提供新生研讨会和每周一次的研究生课程“污水处理新技术”科学研究和教育是彭永臻心中的两翼。

国外学术界有一条默认规则,博士生毕业后,为了防止师生之间的竞争,学生必须开辟新的研究方向,否则就会被称为“不断奶”。然而,彭永臻从未要求他的学生“戒掉毒瘾”,甚至主动为他们铺平道路。

几年前,彭永臻从陈用志兰州交通大学招聘了一名在职博士生。陈用志在彭先生指定的研究方向上取得了优异的研究成果。随着毕业的临近,他有点担心自己未来的研究方向。彭永臻看到了这一点,主动邀请学生吃饭时对陈用志说:“是你写国家基金申报表的时候了。”陈用志忍不住向老师坦白了他的担忧。但出乎意料的是,彭永臻松了口气:“没关系,你可以申请目前的研究方向,完成后我会帮你修改。”后来,在老师的帮助下,陈用志如愿获得了国家自然科学基金,现已成为兰州交通大学环境与市政工程学院的教授。

“我从不担心学生和我竞争,我希望他们能比蓝色更好地照耀你。有些学生在某些特定的研究领域阅读的文学作品比我多,对自己的专业有着深刻的理解,并能在未来做出更大的贡献。”彭永臻希望把所有的毕业生培养成杰出的科技人才。

他对学生的关心从学术界延伸到课堂之外。只要你不出差,每周与学生进行两到三次篮球比赛已经成为北京理工大学的一道独特风景。“打篮球也是一个与学生更密切交流的过程,这样可以更准确地把握学生的思想脉搏。“这样,彭永臻就缩小了与学生的距离。

桃子和李子不说话。尽管学生们通常称他为“苦的”,说老师“太严格,压力太大”,哭喊着“试卷改七八次是很平常的事”,但私下里每个人都说他“像个父亲和朋友”。

高强度的工作、矫健的姿势和响亮的声音几乎让人忘记了1949年出生的彭永臻已经到了老年。

"我和共和国同龄。"彭永臻的话铿锵有力。新中国经历了70年的曲折、发展和辉煌。作为一个同龄人,他没有逃脱时代的潮流,但是通过勤奋和努力,他走上了他所期望的科学研究之路,并取得了显著的成绩。

回首往事,彭永臻深受感动,但科学家们的目光始终向前看:“我衷心祝愿所有科技工作者围绕国家的重大需求解决科技领域的“瓶颈”问题,迎头赶上,把我国建设成为科技强国,实现中华民族复兴的伟大梦想。”

光明日报(2019年10月6日,01)

江苏快3开奖结果 贵州11选5投注 pk10app

·【上一篇】:纯电续航80km够用吗?全新一代起亚K3 PHEV值不值得买

·【下一篇】:「出库病例」山东省脐血库第3317-3318例脐带血出库

© Copyright 2018-2019 wthaph.cn 坑边资讯 Inc. All Rights Reserved.